笔趣看 > 微醺玫瑰 > 第18章 中秋快乐

第18章 中秋快乐


盛藤薇随便敷衍道,“挺好的。”

盛佩迦又道,“祁璟人不错的,他现在回烟城了,你平日里可以和他多多来往。”

“知道了。”

“嗯,你赶紧休息,我回房了。”

关门声响起,盛藤薇这才从水里起来,跨出浴缸,伸手拿过一旁干净的毛巾擦拭干身体,穿上睡裙,弯腰放掉浴缸里的水。

将玩具清洗干净后,便轻手轻脚的出了浴室。

-

中秋节这天早上,盛藤薇收到了迟淮野的微信。

内容是一句简单的“中秋快乐”。

盯着手机屏幕上的简单四个字,盛藤薇唇角微勾,脑海里忽然浮现出那晚两人并肩而行的几分钟,还有机车上差点吻上的那一幕,心头有那么一刻的悸动。

她轻抿唇,泛白的手指轻轻敲下一句“中秋快乐”,回复他。

退出和他的聊天框,消息里几乎是群发过来的中秋祝福语,没几分真心。

迟淮野照常晨练完毕,回房间洗了个澡,换完衣服下楼。

周青已经把他那份早餐做好了。

他买的房子装修还没完工,暂时住在迟淮野这。

周青就着牛奶咽下一口豪华版三明治,偏头看他,瞥见他唇角弯着,好奇出声,“大早上心情看起来好像不错。”

迟淮野没看他,径直走向厨房,打开冰箱从里拿出放冰块的模具,又从拱形杯架上随手挑了个竖纹玻璃杯子,拿去洗净,打开冰块模具,敲了几块圆冰进去。

周青被无视也不恼,继续悠悠喝着他的牛奶。

迟淮野在厨房自制了一杯冰美式,弄完收拾好厨房,转身走向餐厅,拉开椅子坐下。

周青看了眼他面前的那杯冰美式,又忍不住吐槽,“干嘛每天早上都要喝一杯这苦不拉叽的玩意,喝点甜的不好吗?”

他可以说是经常见到迟淮野喝冰美式,不论是在家里,还是在外头,他总会来上那么一杯。

他一开始还以为是这玩意儿好喝,所以迟淮野才这般爱,然后他也试着点了一杯,结果苦得他都出了痛苦面具。

迟淮野说,“虽苦,但是清醒。”

他也说不上来为什么这般喜欢冰美式,但大多数时候它是有让他欲罢不能的上头感。

周青理解不来,摇摇头,“你几点出发,什么时候回来?”

迟淮野叉了块培根放进嘴里,“晚上九十点吧,温蒂今天就拜托你了。”

他依然没忘记温蒂,又交代提醒了周青一句。

周青懒懒嗯了声,想了想,还是说,“你还真是宝贝温蒂,我搞不懂你,你能不能赶紧找个女朋友,稳定下来,我看你这回回去,奶奶肯定要念叨你,瞧着吧。”

迟淮野抬眼,拿起一旁的冰美式喝了口,似笑非笑的盯着对面的周青。

默了几秒,他带着调笑的口吻说道,“你有没有觉得你有时候很像个老妈子?”

周青一噎,“……滚。”

-

迟淮野住的地方是在烟城的东边市区,他奶奶住的西郊,那边离他这儿远了些,离主城区也较远。

他每回到一些重要的节日都会驱车回去陪奶奶过节。

回去时已接近中午。

他奶奶住的是一座古色古香的中式庭院,里头竹影依依,老树奇石错落有致,颇有几分江南风韵。

黑色的牧马人刚在院子外停稳,一个中年妇女立刻迎上前来。

“淮野,你可算是回来了,你奶奶知道你今天要回来,高兴了一个上午呢。”

迟淮野下车,喊了声“安姨”,便走到后座打开车门,从里头拿出了刚才去超市买的东西。

安姨见状,赶忙又上前一步,想要从迟淮野手中拿过。

迟淮野看出了她的动作,将东西都往身后挪了挪,不让她拿。

“安姨,我自己来就行,不用麻烦您了。”

安姨无奈,也没要坚持和他争,“走吧走吧,奶奶整日念着你。”

迟淮野笑了笑,迈步和安姨一同走进院内。

-

迟淮野是到后院找到彦姝的,她老人家正躺坐在一张老藤椅上,双目闭合,俨然一副睡熟了的样子。

可她身侧的矮圆木茶几上还冒着热气的茶水还未散去,显然她老人家还没有入睡。

迟淮野轻手轻脚走过去,蹲下身,伸手握住彦姝搭在椅子扶手上被岁月侵蚀的手。

他握得极其轻柔。

望着彦姝布上皱纹的面容,他的眸色逐渐柔软下来,轻声唤道,“奶奶,我回来了。”

和他预想的一样,彦姝没有第一时间睁开眼睛看他。

他也不着急,保持耐心嘴角带笑静静地凝视着她。

似是被他盯得实在没办法,彦姝的眼皮终于绷不住颤动了几下,随即缓慢的睁开眼。

她精神矍铄的眸子第一眼映入的是迟淮野那双温暖含笑的黑眸,她故作惊讶,“哎呀,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没人喊我。”

迟淮野不由笑了,他配合彦姝,温声细语,“刚回来,这不是看您睡着了,不好扰您休息嘛。”

这样的情景已经不是第一次上演,她喜欢,他便配合着她。

“还是你懂事。”彦姝说话很柔,笑起来也很温柔,还能从她眉目间看到一些“少女感”。

迟淮野颇有些无奈,他浅笑无声,伸手扶着彦姝的肩膀让她坐起身。

祖孙俩之间的互动被站在庭院走廊处的安姨看在眼里,嘴角不自禁的也露出笑意。

等他们又聊上了几句,安姨才走过去喊他们吃午饭。

午饭的主角是阳澄湖大闸蟹,是迟淮野带回来的,中秋节怎么能少了这个呢。

安姨特意做了一份醉虾醉蟹拼盘,是用黄酒腌制的独特风味,这个季节的母蟹蟹黄肥的流油,一口下去满口都是鲜香,腿肉也饱满,只需稍吸一下就能出来。

彦姝年纪大了,不能食用太多,螃蟹性寒,怕她引起腹痛,她只是过过嘴瘾后,便自觉的吃了其它菜。

吃得差不多,彦姝抽过一旁的餐巾纸优雅地擦拭了下嘴巴,抬头温柔望向坐在对面的迟淮野。

思忖了片刻,说,“你要不把温蒂带回来给我看,多点时间给自己找个姑娘吧。”


  (https://www.biqukk.cc/11707_11707238/2464157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k.cc。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kk.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