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微醺玫瑰 > 第93章 乌龙闹剧

第93章 乌龙闹剧


因为一场乌龙,迟淮野非得要从盛藤薇口里听到她吃醋的话,在各种奇怪的“逼迫”下,盛藤薇最终妥协,缴械投降承认了自己吃醋。

迟淮野这狗这才稍稍开始满足她。

中途,盛藤薇理智回笼,推搡他的肩膀,软声提醒他,“……求你了,去楼上,周青一会儿真回来怎么办?”

那天的旗袍和bra都被周青给撞见了,要是今天这场面再让他给撞见,她估计以后再见面都要蒙上脸了。

迟淮野轻、yao了下她的耳朵,低低的笑了,随后抽身拿过放在一旁的手机,给周青编辑了条信息发过去。

盛藤薇谨慎,她说,“万一他没看手机呢?”

迟淮野无奈的笑了,为了安抚她,他直接给周青拨了电话过去。

告诉他,现在他现在最好不要回来,否则东西全部给他叫搬家公司送回他那叙利亚风小屋。

周青起初还有点儿懵逼,不过几秒,便反应过来,他猜测可能是那边正忙活着干大事。

挂完电话后,迟淮野放下手机,挑眉笑看盛藤薇,说,“薇薇现在可以放心了吧?”

盛藤薇好笑的看着他这波操作,心中暗想,果然在这种事情上,男人不会轻易投降放过。

而后,在迟淮野的诱哄下,盛藤薇被吃得连骨头都差点儿不剩。

迟淮野意犹未尽的舔了下薄唇,将她抱起,往二楼上走。

……

盛藤薇躺在灌满热水的浴缸里,看着头顶的白织灯,思绪飘忽。

她是不是太纵容迟淮野了?所以才会让他不顾场合带她解锁各种新玩法。

想着,脑海里又浮现出刚才那些令她羞涩难以面对的画面,刚褪去绯红的脸颊,又微微泛红起来,她便赶紧将整个身子滑了下去,浸入水中,试图抛开脑袋里那香艳的画面。

迟淮野去外头拿干净换洗衣物进来时,看见的就是她浸入水里的场景,吓得他脸色一变,立马将手上的衣物随意抛到一旁的置物架上,快步冲到浴缸前将她从水里捞了出来。

盛藤薇被他这一举动吓了一跳,她睁开迷蒙的双眸,一脸懵的看他,“……干嘛啊?”

迟淮野看他那懵逼样,长呼了口气,抬手将她粘在脸上的头发拨弄开。

嗓音微哑,“我还以为你溺水了。”

盛藤薇,“……”

她缓了一下,才出声道,“我只是想泡一下而已,没溺水。”

迟淮野无奈的笑了,伸手捏了下她还冒着水珠的鼻尖,语调带着几分宠溺,“下次别这样,万一真的没缓过来,真溺了我可怎么办?”

盛藤薇气笑,抬手“啪”的给了他一手掌,叫他不要说这种不吉祥的话,保不齐她真的哪天就溺了。

这话让迟淮野听得心里有些发毛,赶紧将她搂过来抱住,连续呸呸呸三声。

“你也别乱讲这种话。”

盛藤薇忍不住地笑出声,在他肩头上一颤一颤的。

待她止住笑后,迟淮野低头在她脸蛋上亲了下,“好了,别泡太久,待会儿感冒了。”

盛藤薇应了声,又拿出撒娇的那套,叫他将自己抱起,送出浴室。

迟淮野最是吃她这一套,她平日里清清冷冷的样子撒起娇来,简直要他的命。

语气里带着三分懒散,“大公主最近真是越来越爱撒娇了,真拿你没办法。”

他边说着,边将她从浴缸里抱出来,然后拿过置物架上的毛巾给她擦拭干身子,又耐着性子帮她把湿漉漉的头发吹干。

盛藤薇身上只裹了件浴袍,镜中的她,一身雪白的肌肤在白织灯光下泛着剔透的光泽,像刚剥了壳的鸡蛋,白皙得好似吹弹可破。

迟淮野将她头发吹干,没忍住凑过去亲了下她的耳朵,随即又去她脖颈上啃·噬了几口,留下一个淡淡的齿印。

然后回到她耳边低喃,“你今天真的棒极了。”

盛藤薇,“……”

她转过身来抬手推搡迟淮野一下,说,“差不多了,不吹了,我饿了。”

语调里带着几分撒娇的意味,连她自己都没发觉。

迟淮野勾了勾唇角,俯首亲了下她的唇,笑说,“那先下楼去等我。”

作为回报,盛藤薇难得给他回了一个香吻。

迟淮野心满意足的笑了,放下吹风机,开始收拾给她吹掉下来的头发。

盛藤薇换了件法式复古的睡裙下楼去,第一件事就是先去餐厅倒了杯温水喝下,喝了半杯下去才感觉舒服了些。

只不过,她还是隐隐约约觉得嘴巴有些酸。

她保证,这是她头一次干这种事儿,真的不是很熟练,完全就是被迟淮野一步一步诱哄的。

喝完水,盛藤薇去客厅沙发上坐下,拿过一本杂志,开始百无聊赖的翻阅着。

迟淮野下来时,周青也刚好从外头回来了,当然,他算好时间提前和迟淮野电话打过招呼了。

周青一进来就朝客厅沙发上坐着翻看杂志的盛藤薇走去。

十分歉意道,“薇薇妹妹,真的对不住,妮妮让你误会了。”

盛藤薇抬起眼帘看他,“……没事,你处理好了吗?”

方才那女人那架势,她估摸着周青多半不好处理。

周青苦笑说,“算是处理好了吧,反正你放心,她下次不会再找上门了。”

盛藤薇也只是笑笑,没再接话。

迟淮野从冰箱里取出食材,拿到厨房,又走出来,语调懒散的叫周青过来一下,有事和他说。

周青走了过去,问,“怎么了?”

迟淮野也不拐弯抹角,“你那房子什么时候装修好?”

周青微愣,瞬间秒懂,“十二月中旬就可以了,不过还要等甲醛味过去,你这要不方便,我去何旭东那凑合凑合也行。”

何旭东有套房,但不大,他要是过去,就只能凑合在沙发上过了。

迟淮野轻佻眉,“兄弟也不是要赶你,你也看到了,薇薇最近都在这儿,我只是想提醒你,平日里注意一点,像今天这种事情,就不要再发生了。”

周青微叹,“我也不知道这个妮妮这么能缠,我都明确说了断了。”

他也是烦不胜烦,可那妮妮就跟牛皮糖似的粘在他身上,甩都甩不掉。

迟淮野,“行了,我不管你,反正别再发生今天这乌龙。”

妈的,他还以为什么烂桃花上门要搞事情!


  (https://www.biqukk.cc/11707_11707238/2464150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k.cc。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kk.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