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微醺玫瑰 > 第130章 这辈子 我认定是他了

第130章 这辈子 我认定是他了


藤迦资金上的问题,在祁安霖和其他几个老友的共同帮助下,也是稳住了。

藤迦到期的一些款也如期补上,流动资金的事情算是告了一段落;而盛佩迦那边,自从受了这件事儿的打击之后,原本气晕后醒来状态还可以,但后面身体的状况却是越来越差。

医生建议她好好静心修养,肝火不要太旺,对身体不好,她不听取意见,非但不静心,还执意要坚持着去藤迦继续工作。

结果是,又被谢文渊搞下来的一桩一桩烂摊子,气得一病不起。

不知道是不是老天爷看不过谢文渊的行为,在盛佩迦病倒没多久后,就传来了谢文渊涉及巨款的问题,据说他为了躲避警局的人,在桥上迎面碰上一辆货车,他下意识为了躲闪,猛打了方向盘,最后车子撞向了护栏,失力坠入了河里。

后来,谢文渊溺死在了水里,被捞上来的时候脸色白得吓人。

藤迦的股票受两人的影响跌得厉害,这所谓的内部问题,也不知道被谁曝光给了媒体,导致藤迦新上市的产品销量也受了影响,总体的销量波动也差距蛮大。

盛藤薇坐在工作室里神色淡然的看着网页上关于自家公司的新闻,心里其实挺难受的。

不管她与盛佩迦如何,藤迦到底是她家的,也是…盛佩迦的心血,说实话,对于自己帮不上什么忙,她多少是有点内疚。

“薇姐,你家迟老板来了。”

其中一名工作人员出声打断了盛藤薇的思绪。

盛藤薇敛回神,抬眼,正好看到朝她走来的迟淮野。

“你怎么来了?”她有些意外。

她记得迟淮野今天回西郊看奶奶了,从彦姝摔倒那次过后,迟淮野每周都会回去看望一下彦姝。

“担心你,来看看。”迟淮野走近,拉过椅子,在盛藤薇的对面坐下。

“那些新闻我看了,没事的,藤迦肯定会好起来的,这种网络风波过一段时间就消停了。”

盛藤薇心顿了下,“你都看到了。”

迟淮野点头,“嗯。”

盛藤薇低垂下眉眼,遮掩住眼里的情绪,“又让你担心了。”

迟淮野伸手握住她的手腕,“这事儿既然已经发生了,避不了,那我们就坦然面对,路坏到一定程度了还能坏到哪儿去。”

盛藤薇重新抬眼看他,杏眸微闪。

眼前的男人,不论是什么时候,总会以一种乐观的方式去安慰她。

她忽然就很想拥抱一下他。

这么想着,她也这么做了。

她站起身,绕到迟淮野这边,伸手环住了他的脖颈,就这么当着他人的面。

“薇薇?”迟淮野诧异。

盛藤薇闭上眼睛,深吸了口气,鼻尖萦绕着属于他的味道,还有那股好闻的沉香味。

她轻喃,“淮野。”

“嗯?”迟淮野应她。

“谢谢你。”

“谢谢你总在我最需要的时候,出现在我身边。”

她真的是由心感谢他,因为有他,她才能多次面对一些烦心的事情能依旧保持平静。

“傻瓜。”迟淮野轻推开她,微抬头仰着她,眼里的宠溺藏不住,“说了和我不要说谢谢,显得生分。”

盛藤薇摇头,“是真的很想谢谢你。”

另外两人此刻只想找个地方把自己埋了,她们觉得自己现在不应该出现在这里,影响两人感情进一步升华。

迟淮野无奈笑笑,“我们之间,不用说谢,下次别这样了,要真想谢我,不如。”

他指了指自己的唇,示意盛藤微。

盛藤薇笑了笑,她知道那是什么意思。

她抬眸看了眼那两个假装忙活的,然后旁若无人的弯腰凑近迟淮野,在他的唇上印上自己的吻。

很快就撤离,直起身子。

迟淮野愣怔了下,随即笑得很愉悦,他抬手揽过盛藤薇的细腰,将她拉进怀里,回了一个吻给她。

碍于有她人在,他没过分,只是浅吻,就松开了盛藤薇。

盛藤薇从他怀里起来,再次抬眸看那两人,发现她们都默契的背过了身子,眼不见为净。

她无声的笑了,调皮的在迟淮野额头上弹了一下。

“你有事儿就先去忙吧,我中午就回去了,要回家看一下我妈。”盛藤薇道。

迟淮野说,“没事了,你要回家我陪你。”

盛藤薇想了下,点头,“那好。”

-

中午回去吃了午饭,一点半盛藤薇带着迟淮野回了老洋房。

这一次回来的心境和以往不太一样,似乎感觉更冷清了些,大概是没什么人住的原因。

两人刚踏进屋里,梅姨就迎了上来,从迟淮野的手里接过了东西,并告诉他们,盛佩迦在二楼卧床休息着。

盛藤薇交代梅姨把这些买来的这些补品分类好,每日给盛佩迦吃一点。

梅姨说记下了。

“你要不在楼下坐着等我,我先上去看看情况。”盛藤薇侧身微抬头望着迟淮野说。

“嗯。”迟淮野应下。

盛藤薇冲他浅笑,转身抬脚上了二楼。

推开盛佩迦卧室的门,里头冷清感夹杂着一股淡淡的的药味扑鼻而来,她蹙了蹙没有,很快强迫自己舒展了下去。

入眼的是盛佩迦躺在床上,盖着薄被,脸色苍白得毫无血色,看起来像极了病入膏盲的状态。

盛藤薇放轻走路声,缓缓向盛佩迦的床边走去。

盛佩迦似乎是察觉到了有人靠近,闭上的双眸随之缓缓睁开来,当看到来人是盛藤薇时,双眸里瞬间浮出了水雾,嘴角扯出一抹苦涩的笑容,艰涩的喊了声,“薇薇……”

盛藤薇看到盛佩迦如今这模样,心里说不难受那是假的,终归还是有血缘的母亲,虽然作为母亲,盛佩迦爱她的方式不对。

她坐到床沿,给盛佩迦掖了掖被子,没唤她妈,开口得第一句话是,“这样不像您,您应该是待在职场上精致无比的女强人才对。”

盛佩迦颤抖着手来抓住盛藤薇的手,嘴唇蠕动着,却又发不出任何声音来。

她也不知道和盛藤薇说点儿什么好。

盛藤薇反过来握住盛佩迦的手,轻轻拍了拍,像是在安抚她,“要说不出话来就别勉强自己。”

盛佩迦是有点激动的,她缓了好一会儿,才渐渐平复下来,艰难开口,“你来看我了……”

“嗯,来看您了。”

“……他陪你一起吗?”盛佩迦虚弱的问。

盛藤薇柔声应她,“对的,他陪我一起,现在在楼下。”

“挺好的,挺好……”盛佩迦唇角又扯出了一抹笑容。

是她发自内心的笑。

经历了这么多事情,她作为一个母亲,她是能感受到迟淮野对于盛藤薇的那份爱了,盛藤薇自杀那天,迟淮野如霜雪一样薄凉的眸光,让她至今都记忆犹新。

迟淮野是在乎盛藤薇的,很在乎。

可即便是那样,过后,他还能保持理智的劝说她,至于他有没有劝说盛藤薇原谅她,那她就无从得知了。

如今她也不奢求什么了。

她只希望,盛藤薇能幸福,别走她的老路,毕竟人的一生,能遇到一个相守到老的人不容易,她不知道盛藤薇能不能好好和迟淮野走到最后,但她希望可以。

因为再花时间去重新爱一个人,真的挺难的。

有些感情的失败,它会剥夺你重新去爱一个人的勇气,不论他如何,你多少都会心有余悸,害怕重蹈覆辙。

而她,就是最好的例子,原以为对方是一个温柔体贴她的人,原以为那是带她走出深渊,奔向阳光的港湾,可结果,对方却是带着她走向另外一个深渊。

不止骗了她的感情,还骗财,险些财不保。

盛佩迦想着,眼泪不由自主的流淌下来,落在了枕巾上。

盛藤薇见状,默默的去抽过床头柜上的纸巾,给她擦拭眼角流淌出来的泪。

后面,盛佩迦还是难忍的痛哭了起来,因为身体的原因,声音哭得却不大,盛藤薇想安慰她别哭了,转念一想,也许憋着更难受,倒不如一次哭够好了。

过了好一会儿,盛佩迦的情绪才逐渐稳定了下来,盛藤薇见她不哭了,便起身去给她倒了杯水。

同时发现梅姨细心的准备了一次性吸管,她顺手拿了一支。

盛佩迦喝过水后,嗓子舒缓了不少,她红着眼眶望着坐在一旁的盛藤薇,欲言又止。

“想说什么就说吧。“盛藤薇看穿了她。

盛佩迦眼眶又禁不住红了,她思忖了下,半响才开口说,她没什么特别想说的,就是希望盛藤薇不要走她的老路,遇人不淑记得早点儿抽身而退。

“妈的这半生过的一塌糊涂,所以……才把那些我做不到的,都强加给你……试图把你的人生变成我想要的样子……对不起……”

到了现在这般地步,她没脸说出让盛藤薇原谅她,不要怪她之类的话,这一切不都是她咎由自取。

还险些失去了她的薇薇。

盛藤薇沉默,望着盛佩迦,似乎是在思考什么,良久,她才缓声开口,“您这半辈子为了什么,遇到的两个男人都很败类,不过还好,我很庆幸我当初没听您的话,和他分开。”

“我很幸运,他对我很好,能坚定和他在一起,大概是我做过最正确的决定了。”

“这辈子,我认定是他了。”

盛藤薇的语调很平静,但却透着一种异常的笃定。

这番话是对盛佩迦说的,也是对她自己说的,认识迟淮野到和他在一起,过程她都觉得很美好,不论大小事,这个男人都会尊重她,愿意陪着她一起去做,从来不会否定她。

她的所有行为,在他那里都合情合理,都能被认可,没认识他之前,这种感觉是她从未体验过的。

他的出现,他的认可,是她后来做所有事情的底气。

换句话说,他就是她的底气。

“我……”盛佩迦喉咙哽咽的厉害,眼睛里蓄起了水雾。

“您别操心我跟他的事儿了,我们现在很好,倒是您,别因为谢文渊就这样病得不起……”

之后,盛藤薇将谢文渊的事儿告诉了盛佩迦,得知谢文渊死去的消息,盛佩迦望着天花板,流着泪笑出了声。

她说,谢文渊那样的结局,也是他的报应,兴许是老天爷看不惯他如此恶劣的行径,才会让他命绝于此。

可她心里也在想,如果她当初没有那般对待盛藤薇,或许她们母女俩的关系也不会变成如今这样。

这也是她的报应。

盛藤薇再次喂她喝了点水,放下水杯时,她说,“藤迦的事务我不懂,您知道的,所以我托了祁璟跟祁叔叔说一声,在找到合适的职业管理人员时,让他暂代帮忙处理一下藤迦的事务。”

盛佩迦说这样也挺好。

她没再提起让盛藤薇去藤迦的事情。

她也算是看开了,盛藤薇不愿意就不愿意吧,反正她打拼下来的那些江山,也够她几辈子了。

“您好好休息,我先下楼去了。”盛藤薇站起身来,准备离开。

盛佩迦却叫住她,“薇薇……”

盛藤薇回头,目光疑惑落在盛佩迦身上,等待她下文。

盛佩迦犹豫了下,终究还是开口问道,“你……恨妈吗?”

盛藤薇身形顿了下,没料到盛佩迦此时会问这个。

她想了想,还是没回答,还是说了句好好休息,便转身离开了盛佩迦的房间。

房间门合上的那一刻,盛佩迦眼神彻底黯淡了下去。她的薇薇还是没有原谅她,要不然不会不回答她。

盛藤薇走到楼梯口,停下了脚步,她回头看了眼盛佩迦的房间,抿了抿唇。

“你……恨妈吗?”

这话在她脑海里徘徊,久久不散。

她要怎么回答?说不恨了?早已经原谅了是吗?

可是,她心底根本就没有原谅,盛佩迦对她的伤害太大了,也许终有一天,她会释怀,淡忘原谅她,但现在没有,她做不到心口不一的回答盛佩迦。

说她不恨了,原谅了。

能过来看望盛佩迦,都是纠结着做了好久的内心思想工作,那是出于一个女儿的本分,心软回去看望,而不是所谓的原谅。

盛藤薇叹了口气,垂眸,抬脚往楼下走去。


  (https://www.biqukk.cc/11707_11707238/2464146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k.cc。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kk.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