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狂恋你 > 第2章 第2章

第2章 第2章


赵茜走了几步便发现许知喃没有跟上来,回头看。

        小姑娘低着头看手机,手机屏幕的光打在她挺翘的鼻梁上,透着点淡淡的粉蓝色,然后细眉微微拧起来。

        “阿喃?”赵茜问,“怎么了?”

        “没什么。”

        许知喃将手机摁灭在胸口,脚步滞了滞:“我突然想起来我店里还有个事儿,你先回寝室吧。”

        赵茜皱眉,不太赞同:“这么晚了。”

        许知喃随口扯了个理由:“我早上的那个顾客,对刺青图案不太满意,我要重新去画一下,画板还在店里。”

        “真不用我跟你一块儿去?”

        “不用了。”许知喃笑了笑,“到寝室后记得给我发条信息。”

        “行。”赵茜跟她道别,“你早点回来,注意安全啊。”

        六月初的天,下过雨,底下有些坑坑洼洼的小水坑。

        许知喃的刺青店离酒吧不远,十几米远,她跑回到刺青店,开锁进店,才又重新捞出手机给林清野发信息。

        [许知喃:现在吗?]

        [清野哥:嗯。]

        [许知喃:你不是还在酒吧吗?]

        [清野哥:出来了。]

        许知喃看着短信愣了会儿神,才又回了个“好”。

        捞起木桌旁一个水粉色的双肩包,装了本书还有个水杯进去,便重新锁上门出去了,再次往酒吧方向去。

        远远的,她就看见了林清野,站在酒吧侧门,身量挺拔。

        夜风忽然大了,浓云后一弯冷清清的月亮。

        林清野戴着副口罩,头上压着顶帽子,五官下颌线条棱角分明,肩上背着个吉他包,懒洋洋地倚在墙边。

        许知喃静了静,抬手拨被风撩乱的头发,脚步慢下来。

        看着林清野扯下口罩,露出一截冷白的手腕,上面青色脉络清晰,而后从兜里掏出烟盒,抽出一支叼进嘴里,两颊微陷,烟头火光猩红。

        他呼出口烟,察觉到视线,侧头看过来,从帽檐下露出一双漆黑的眼睛。

        然后夹着烟的手往上抬了抬,示意她过来。

        与此同时,天变,刚刚还放晴了一会儿的天忽然又开始下雨,雨点噼里啪啦地砸下来,许知喃来不及发愣,迅速跑过去。

        酒吧侧门顶上有一块屋檐,很窄,两人挤在一块。

        刚才拨顺的头发又被吹乱了,露出她光洁漂亮的额头,她抬手压着头发仰起头来,去找林清野的眼睛。

        “清野哥。”她轻声问:“刚才那个酒钱是你帮我付的吗?”

        “嗯。”他弹了弹烟灰,应得漫不经心,“来这里怎么没跟我说一声?”

        “临时跟朋友决定过来的。”

        夏天的雨下得又急又快,毫无预兆,许知喃出来的急,伞忘在店里了。

        “你有带伞吗?”她问。

        他笑了声,嗓音含着烟:“没。”

        “啊……”许知喃有点忧愁地看着从屋檐上成串坠下来的雨点。

        “跑?”他问。

        许知喃愣了愣,这么大的雨啊,跑回去估计都要湿光了。

        小姑娘犹豫又犯愁,肩上还背了个双肩包,她脸不是瘦到没肉的瓜子脸,只是骨架小,其实还有些婴儿肥,看着便更纯了。

        林清野看她片刻,脱了外套。

        他把燃到一半的烟咬进齿间,捏着她肩膀把人拽过来,外套披到她身上,垂眸,拉链拉到顶。

        而后直接拉上许知喃的手腕就跑进雨幕里。

        许知喃猝不及防,轻呼一声,要迈开腿才能勉强跟上他的步子。

        没回林清野住的公寓,就近回了他的工作室,离酒吧不远,穿过一条小巷就能到。

        只是这小巷路面凹凸不平,跑回去一路上踩了不知多少个小水坑。

        积水飞溅起来,打在许知喃露着的小腿上,有些凉。

        小巷穿堂风呼啸而过,许知喃身上穿着他那件外套,长度到大腿中段,倒也不会觉得冷。

        林清野一直拉着她跑到工作室门口才停下,拿出钥匙开门,推她进屋,随即手一抬,摁下在她头顶上方的电灯开关。

        他戴了帽子,身上湿透,脸上倒还好。

        而许知喃则完全相反,脱掉他那件外套后,里面裙子没湿,头发却全湿了,黑发一绺一绺地贴在白皙的脖颈上,色调冲突明显。

        林清野不甚温柔地直接捋了把她头发,笑着:“刚才忘把帽子给你了。”

        这工作室许知喃之前来过几回,弄得很有乐队风格,暗沉沉的壁纸做主色调,沙发上乱七八糟放着衣服抱枕,电子键盘、架子鼓一类一应俱全。

        一侧木架子上都是各种专辑唱片,国内的国外的新的老的都有。

        林清野有时在酒吧喝得多了,或是要写歌,就干脆在这睡一觉。

        他掀开茶几上的衣服,捞起空调遥控打开,侧头看了眼许知喃:“先去洗澡吧。”

        他这的浴室很干净,不像外面客厅乱糟糟的。

        许知喃靠在门板上,轻轻呼出一口气,手机震动,赵茜发来的信息。

        [赵茜:我到寝室啦,你快结束了吗?]

        与此同时是门外响起的摁下打火机的声音,咔一声。

        [许知喃:我还要一会儿,你们要是困了就先熄灯吧。]

        刚才跑来时踩了太多水坑,她小腿上都沾了好几个泥斑。

        洗完澡,许知喃重新套上原先那条裙子,吹干头发后走出浴室。

        刚踏出去第一步,她就愣了下,缓慢地眨了眨眼。

        林清野也已经进了卧室,脱了湿透的上衣短袖,背对她,坐在桌前,嘴里咬着烟,指间夹了支笔,时不时写下几笔。

        听到声音,他扭头看过来,视线从上至下扫过她全身:“怎么还穿着这件。”

        “你这没有我衣服。”

        “穿我的呗,我那些衣服你都能当裙子穿。”

        这就是在说她矮了,许知喃虽不算高,可也不矮。

        只是在林清野188身高下大多数人都显矮,她不动声色地撇了下嘴:“哪有这么夸张。”

        他低低笑了声,不再跟她争,继续低头在纸上写:“那就不换。”

        许知喃踱到他身侧:“你在写什么。”

        “歌词。”

        许知喃想起下午时赵茜跟她讲的——林清野乐队要解散了,正好大四就要毕业,听说有进娱乐圈的意思。

        “清野哥,毕业以后你打算干什么?”她坐在床沿边问。

        “不知道。”林清野这人懒散惯了,却偏偏又有举手投足就吸引人的本事,“最近有个节目制作人来找我,还在谈。”

        “那乐队呢?”

        “关池马上就结婚了,估计以后会继承家业,今晚说不定是我们乐队最后一场。”他说的漫不经心。

        关池是刺槐乐队的鼓手,许知喃认识。

        她“哦”一声,不知道说什么。

        听这意思,还真有要进娱乐圈的意思啊……

        林清野成名早,18岁那年就因为一首《刺槐》拿到了金曲奖桂冠,成为最年轻的获奖者,原本风光无限,数不清的业内人士向他发来邀约,却都被他拒绝了。

        可即便如此,他也依旧收获一批粉丝。

        许知喃不再吵他写歌,掀开被子坐到床上,目光落在他赤露着的背。

        上面线条轮廓清晰,不过分壮硕贲张,但又很有力量感。

        她忽然笑了声。

        “笑什么?”林清野头也不回地问。

        “就是忽然想到之前看到的一句话,这么好看的背不拔火罐可惜了。”

        “不给别人占这便宜。”他无所谓地笑,随口一句,“下次把这‘好看的背’借你纹身练个手。”

        “……我才下不了手呢。”

        “那你不够专业啊。”他取笑道。

        许知喃顿了顿,问:“你想纹个什么。”

        “随便什么。”他也没认真想,笔端不停,继续写歌词,漫不经心一句,“纹个你名字好了。”

        他这人总是这样,漂亮话脱口而出,让人忍不住心跳加速,可再去看他他又还是那副云淡风轻的样子。

        许知喃也不知道到底是中了他什么蛊。

        早上来她刺青店的那学弟也说要在身上纹个她名字,她还觉得太幼稚,可现在林清野说了一样的话,她又忍不住脸颊发烫。

        明知道他只是玩笑话而已。

        许知喃抿了抿嘴唇,没再说了,房间内重新安静下来。

        她闲着没事干,便从包里拿出一本书。

        很厚,应该是被翻看过许多遍,封面已经被磨得光亮,纸张却没有丝毫损坏,可见被保护得极好。

        这是一本佛经书籍,也不知是哪一版的,上面还有些佛像插画,图片底下是小小几行字。

        许知喃静下心来,细细看。

        她和林清野的关系很奇妙。

        很显然,他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许知喃从小到大都是乖乖女,普通家庭,成绩优异,后来对美术产生兴趣后努力钻研学习,一路名列前茅考上平川大学的美术设计专业。

        而林清野和她完全相反,16岁组乐队,18岁获奖,风光无限时拒绝所有邀约,无拘无束,继续在酒吧驻唱,成群的漂亮女孩儿都喜欢他,始终活在聚光灯下,张扬恣意,倨傲顽劣。

        就像刚才的雨天,许知喃会想要撑伞,而林清野拉着她在雨夜中狂奔。

        天差地别。

        只是某次阴差阳错之后,她跟林清野就被一条线联系起来。

        不算紧密,可又难以言喻。

        她一边知道不能沉溺,一边又避无可避地被林清野吸引。

        也从不敢把他们的关系告诉其他人。

        林清野写完最后几个字,歌词写在一张从本子里撕下来的纸上,上面字迹潦草却又好看。

        他将那纸折了几下,变成一只飞机,飞进笔筒里。

        许知喃看佛经正入迷,没注意到他这的声音。

        林清野靠在桌沿瞧了她一会儿,出声:“阿喃。”

        她一愣,抬起头:“怎么了?”

        他痞笑:“办正事了。”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这句话,林清野便抬腿往前跨一步,屈膝跪在床上,捞起她手中那本佛经,丢在一旁,页面哗啦哗啦翻动几下。

        许知喃低呼一声,人被压着倒下去,被他身上热烘烘的笼罩。

        少年眉目凛冽,下颚弧线瘦削流畅,喉结突出,直来直往惯了,低头吻住她的嘴。

        许知喃一颗心脏往下沉了几分,颤悠悠地抬起手臂环住他脖子,十指在他后颈交叠,试探性地主动跟他接吻。

        好一会儿才分开,林清野舔了舔嘴唇,直起背来。

        闭着眼时倒还敢主动几分,可只要一睁眼,她就被他身上的气场压制,不敢直视她,只好往侧边看。

        不看不要紧,这一看就发现那本佛经还敞着。

        那尊佛像图案对着她,笑容浅淡禅意,看进了她心里头。

        许知喃心悸。

        底下是一行小字——

        佛曰人生八苦:生、老、病、死、怨憎会、爱别离、求不得、五阴炽盛。

        她呜呜挣扎几下。

        林清野扬眉,声线偏哑:“怎么了?”

        许知喃将脸埋进枕头,求饶似的:“书,把书合上。”

        林清野往侧边一看,肆无忌惮地嗤笑,还忙里抽闲地逗她一句:“这是送子观音?”

        什么送子观音。

        观音菩萨明明不长这样。

        他那语气简直坏极了,目中无人地亵渎神像,许知喃不太高兴,难得在他面前语气还染上几分情绪:“才不是。”

        只是这三个字从她口中说出来也软趴趴的,没什么威慑力,反倒像是在撒娇。

        林清野合上书,丢到一旁床角,金灿灿的书脊依旧对着她。

        许知喃闭紧眼睛,任由林清野支配,只觉得两面夹击,背德又禁忌。

        外面雨淅淅沥沥地还在下。

        她心跳如雷,始终紧闭着眼,像是把脑袋埋进沙漠里的鸵鸟,当床头那本佛经不存在。

        顶上的电灯明晃晃地照着。

        片刻后,林清野停下动作,原本烧灼在她头顶之上的光亮也随之熄灭,紧接着,少年用那把好听的嗓子在她耳边低声说。

        “小尼姑,睁眼。”


  (https://www.biqukk.cc/11705_11705398/2104300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k.cc。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kk.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