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狂恋你 > 第7章 第7章

第7章 第7章


“喂?”她接起来。

        那头说:“许知喃,你上哪儿去了?”

        许知喃没反应过来,眨了眨眼:“什么?”

        “我不是跟你说了我今天的飞机,你都不来接驾的啊,我他妈现在一个人孤零零在堰城机场呢!”

        “我知道你今天回来呀。”许知喃回头瞥了林清野一眼,压低声音,“你也没让我来接机呀。”

        “我真是服你了姑奶奶,有你这么没良心的么,你大哥我以前在国内的时候是不是上哪儿都带着你的!”

        许知喃不跟那位顾少爷吵:“那你现在怎么办呀,没人去机场接你吗?”

        “我自己回来!”顾少爷气冲冲的,又丢下一句“去店里找你”就直接撂了电话。

        许知喃把手机揣回口袋,走回到林清野面前:“清野哥。”

        他神色依旧不变,只是这会儿气场莫名有些压人,眉眼间延展开些凛冽的意思,淡淡:“嗯。”

        被方才那事闹了一通,尽管林清野说了是女朋友,可那态度实在是敷衍哄骗,许知喃被他那样子弄的脸上臊得慌,不愿多待。

        “我先回去了。”许知喃轻声说。

        顾从望跟她算是发小,从小一起长大。

        只是两家差距甚大,许知喃父亲是警察,母亲是老师,普通家庭,而顾家在堰城是名门望族,顾从望算是天之骄子,含着金汤匙长大,顾家小太子,受尽宠爱。

        她犹豫着该怎么跟林清野称呼顾从望。

        就听他说:“行。”

        许知喃张了张嘴,又闭上了,沉默着走出卧室,重新拿上书包,换回鞋子便走了。

        工作室门“砰”一声巨响。

        林清野沉着脸进来,乐队其他人都在。

        “队长。”关池犹疑,唤了声,“没什么事儿吧?”

        他没说话,拿上吉他,直接进了自己房间。

        只剩下三人在外面客厅面面相觑,这是怎么了?

        关池:“什么情况啊,好久没见队长那个表情了。”

        季烟蹙眉道:“是不是队长回家又跟他妈吵架了啊?”

        “不像啊,这都好久没回去了吧。”

        季烟横过去一眼:“不然还能有谁能把咱们队长惹生气啊。”

        十四:“《我为歌来》那节目今天不是发了个音频吗,是不是因为看到底下骂人的那些评论了?”

        他说完也觉得这猜测压根没可能性:“不对啊,队长也不像会关注这些的人啊。”

        从林清野公寓出来后许知喃便直接搭地铁回刺青店。

        他公寓在市中心,这个点正是晚高峰,地铁站人来人往拥挤不堪。

        顾从望直接从机场打车过来,许知喃刚走出平川大学站就接到了他的电话,说是已经到了。

        “我也马上就到了。”许知喃说,“五分钟,刚出地铁站。”

        “我还以为你本来就在店里呢,你最近挺忙啊?”

        “还好。”许知喃加快脚步,抬眼往马路对面看过去,“我看到你了。”

        顾从望就站在店门口,白色短袖和牛仔裤,很清爽。

        他大学读了2+2模式,大三就去英国留学,现在刚刚结束本学期课程回国。

        顾从望一见正穿过斑马线过来的许知喃便笑了,扬起手臂用力挥了挥,喊一声:“阿喃!”

        许知喃性子软,天生嗓子细,说话声音不大,只笑着给他也挥了挥手。

        她走过斑马线,问:“考的怎么样呀?”

        顾少爷摆摆手:“你还真是一开口就是我不想提的事儿。”

        许知喃笑笑,从书包里翻出钥匙打开店门:“外面热,你先进来吧。”

        “你刚干嘛去了,还坐地铁过来的。”

        许知喃动作一顿,还没回答,顾从望又问:“你吃饭了没?”

        “吃过了。”她只回答了前一个问题。

        “靠,你这人,忒没默契,不仅不来接机现在还要让我一个人吃晚饭?”

        许知喃拿出手机:“那我给你点份外卖吧。”

        “要贵的。”

        “好。”许知喃将筛选范围换成“人均高到低”。

        “算了,我自己点吧,你现在生意怎么样啊?”

        “挺好的,这边是大学城,年轻人多,对纹身好奇的人也多,就是最后真决定下来要纹的不算多,主要还是些老客户。”

        顾从望躺倒在沙发上,给自己点了份寿司拼盘:“那你平时赚的够你吃吗?”

        “够了的。”许知喃笑了下,露出些小白牙,“我收费不算低。”

        刺青店主要分为三种。

        大店知名度高,手下客源也不少,宣传力度强,也有许多驻店刺青师,从业七八年以上,技术好客源多,按两三千一小时收费。

        而小店则是技术一般,设计感也不强,属于最普通的刺青师,低价收费,客户目标多是些经济条件不好但又有刺青意向的。

        许知喃的这家刺青店夹在中间。

        起初刚开店时也有过难熬的阶段,比不上大店的知名度,又拼不过小店的收费。

        好在大一时她的照片在平川大学的校园论坛里走红,渐渐开始有人打听她,得知了她在学校外开了家刺青店的消息。

        这一带又是大学城,许知喃被誉为“平川之光”后不少人慕名而来,渐渐地就做出了宣传效果。

        而纹身又主要有四种经典风格:传统、school、写实、图腾。

        其中写实纹身追求形似和极致的细节,需要很强的绘画功底才能做好。

        能做好这种的刺青师在堰城并不多,许知喃算一个,而且的确技术好,能留住客户,原创设计独一无二的刺青收费也在每小时五百左右。

        “挺厉害啊。”顾从望给她比了个大拇指,“本来还想赞助你一下拿小爷我这金贵之躯给你做笔生意呢。”

        许知喃坐下来:“你想纹的话,免费给你纹。”

        顾从望:“别,太疼。”

        这会儿正是下班高峰期,也是外卖点餐高峰时间段,等了好一会儿顾从望的外卖才送来,除了寿司拼盘外还点了瓶清酒。

        许知喃最近正在练习水墨纹身,在画稿里画了几个手稿图案,拍照发了条朋友圈。

        她不爱发日常朋友圈,不过因为开了家刺青店的关系经常会发些新作品。

        很快就有老顾客来问,相对于常见的纹身风格而言,水墨纹身比较少见,中国元素也更浓厚,算是特别。

        她一边回复,一边瞧了顾从望一眼:“你怎么刚回国还吃寿司,不是都说留学生最想的就是中国菜吗?”

        顾少爷哪会亏待自己:“我在那也经常去中餐厅吃,老板就是中国人,味道和国内没差。”

        顾从望从她柜子里拿出两个玻璃杯,扬了扬手里的酒瓶:“来点儿?”

        许知喃不爱喝酒,自从之前酒后荒唐之后就更少喝了,只是一想起之前从林清野公寓出来时那场场景就莫名有些闷。

        于是点头:“一点点就好。”

        顾从望只给她倒了小半杯:“你今天怎么要喝酒了,心情不好啊。”

        “说不上来。”

        许知喃浅浅抿了口酒,人靠到椅背上,偏头看向一旁书架上的那本佛经,缓声道:“就是觉得自己在做一件错事。”

        顾从望一愣:“什么错事啊?”

        许知喃跟他的确关系好,可就是太好了,顾从望还认识她妈妈,她可半点都不敢跟他提林清野的事。

        摇了摇头,讷讷道:“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顾从望一听她说这些就头大:“你又说什么鸟语呢?”

        “……”

        许知喃闷闷瞪他一眼,一本正经地纠正道:“才不是鸟语。”

        顾从望笑起来:“行,那你翻译一下。”

        “因缘和合而生的事物都是不真实不能长存的。”

        尽管用白话翻译了一遍,可顾从望依旧觉得这是鸟语,听不太明白,过了会儿问:“你不会是失恋了吧?”

        “……”

        她喉咙一动,一口酒直接囫囵滑进喉咙里,呛了好一会儿:“才不是!”

        “那是什么。”顾从望眯了眯眼,上上下下扫她一通,“我还真是猜不出你这样的能做出什么错事儿来。”

        是啊,她这样子的不管怎么看都不像是会和林清野扯上关系的人。

        许知喃不再提这事,又有几个顾客来问她水墨刺青,她低头专心回复。

        从那天之后许知喃便再没有跟林清野联系过。

        两天后,《我为歌来》官方微博官宣了参加节目的所有人,林清野也在其中,连带着那些消寂许久的粉丝也齐刷刷热闹起来。

        平川大学的学校论坛也极其热闹,首页飘红的帖子都是关于林清野的。

        其中一条帖子是林清野这四年来大家拍的照片。在酒吧唱歌的、学校上课的、篮球场上的,都有。

        【咱们平大校草就要带着平大走出大学圈,进军娱乐圈了吗?】

        【哈哈哈哈哈哈真的,咱们论坛里的帖子不少都会被粉丝搬到超话去。】

        【这个固粉能力我是真的服,节目消息一出来超话排行直接冲上前十!】

        【y1s1虽然林清野之前那打人黑料实打实,但是这个脸是真的绝。】

        【真论颜值,估计没有大学能打得过平大吧,男有林清野,女有许知喃,两大门面。】

        【话说有林清野和许知喃的同框图吗?这能直接做画报了把!!快让我康康!】

        【我也想康,可惜好像真没人见过他俩同框过,太可惜了。】

        【大四老学姐说一声,我记得许知喃刚入校最火的那那段时间,还有人打赌平大校草校花会不会擦出爱情火花的!】

        ……

        赵茜靠在椅背里,捧着手机看论坛,笑个不停。

        今天就是近代史考试了,许知喃昨晚熬了个夜,把那沓资料全部背了一遍,一边收拾考试用具一边问:“你笑什么呢,当心考试迟到。”

        赵茜笑得停不下来:“论坛里说你和林清野呢。”

        许知喃侧头:“什么?”

        赵茜把手机给她看。

        “……”许知喃看完,把手机还给她,没对此发表意见,“走啦走啦,考场在二教呢,挺远的。”

        近代史课没有专门分考号进行考试,只要求两人之间隔开一个座位。

        大家对这一类课都很随意,交头接耳密谋接下来的“互帮互助”环节。

        她们到的时候最后几排的绝佳位置已经都被抢占了,只能选了前排角落的座位。

        赵茜坐在最里的靠窗座位,凑到许知喃耳边小声道:“阿喃,你一会儿要是做得快的话,记得把试卷往我这移一点,只要选择题就行了。”

        “好。”许知喃看了眼讲台上的监考老师,又叮嘱,“小心点儿。”

        赵茜比了个ok的手势:“我是专业的。”

        “好了!安静一下!”监考老师喊,“大家互相看一下各自宿舍的同学都已经到了没,我们准备发试卷了。”

        许知喃一顿,回头扫了眼教室,没有看到林清野。

        不会是忘记今天是考试了吧……

        她正犹豫要不要给林清野发条短信通知一下,考场前门被打开,林清野站在门口。

        少年人高腿长,大概是还困着,眉心皱着,看上去有几分不耐烦。

        底下立马爆发出议论声。

        林清野这一学期都没有来上过课,近代史老师还没有点名的习惯,很多人压根都不知道原来自己这堂课和林清野是同学。

        所有人都抬着头,只有许知喃垂着脑袋,很容易发现。

        林清野扫视一圈,直直走过去。

        许知喃余光里出现一双鞋,她屏住呼吸,心跳有些快。

        上回在他公寓里离开得古怪,她也捉摸不清他们之间算不算是闹得不愉快了,可这些天的确是没有联系。

        林清野什么都没带,就带了支黑色签字笔,丢在桌上,发出点细微的声音,紧接着便神色自若地在许知喃旁边坐下来。

        而赵茜坐在另一边,人整个倾过来,拿手肘碰了碰她的手肘。

        许知喃脑袋越埋越低。

        只听到旁边赵茜压抑着激动心情的感叹声。

        “我靠,居然!真的!同框了!”


  (https://www.biqukk.cc/11705_11705398/2104300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k.cc。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kk.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