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狂恋你 > 第8章 第8章

第8章 第8章


“安静!安静!”监考老师喝止众人窸窸窣窣的交谈声,“接下来发试卷!大家最后再确认一下手机已经关机了没,身边所有纸质材料都要上交!”

        许知喃再次确认了手机已经关机,放回书包。

        在这样的场合下坐在林清野旁边让她觉得很不自在,好在很快监考老师就发下试卷,大家都安静下来,暂时把注意力从他们身上移开。

        近代史老师知道这门课的听课情况,试卷出的还算手下留情。

        40分的选择题,60分的主观题。

        许知喃粗粗扫了一眼,大部分题目都不算难,还有许多常识题。

        选择题做下来很快,许知喃做完后便抬头看了监考老师一眼,悄悄将答题卡往赵茜方向挪过去一些。

        收回视线时又不自觉看了眼另一侧的林清野。

        他手很漂亮,修长骨感,手撑着脑袋,人懒洋洋的,眼皮耷拉着,看了会儿题目后写下个大大的“a”。

        也不知是猜的还是做出来的。

        要是这回这门课还不能过的话就得延迟毕业了。

        许知喃是这回大四毕业典礼晚会的主持人之一,平川大学艺术系很厉害,晚会上有许多毕业生原创节目。

        原本院方是想让林清野出个节目的,毕竟是最具代表性的学生,只是如今成绩没出来,能不能按时毕业都是不一定的。

        许知喃拿到的那份晚会节目单上关于林清野那栏旁边还特地标注了“暂定”两字。

        想起节目单,许知喃又想起个忘掉的事儿。

        阮圆圆先前就问她要过节目单,她还没给她。

        她走神想着旁的事,林清野已经抬了视线朝她看过来。

        四目相对。

        考场寂静。

        许知喃大脑空白片刻,居然还忘记移开目光。

        林清野倒也悠闲,脸上玩味、戏谑都有,声色不变地稳稳接住她的目光。

        直到监考老师用力拍了拍桌子,厉声:“干嘛呢!懂不懂什么是考试啊!平常不听课,考场上倒是交流的起劲!”

        许知喃“唰”一下侧回脑袋,低下头一动不动了。

        其实底下偷摸作弊的人不少,监考老师指的也不是他们。

        身侧响起一道笑声,不轻不重的。

        从嗓子低荡出来,磁哑的,莫名有些撩拨人心。

        许知喃只觉得这笑声像是直接打在她身上,如芒在背,脸也跟着红透,拿头发挡住侧脸,重新静下心来做题。

        离收卷还有半小时就有很多人陆续交考卷。

        近代史这门课,认真准备复习了的正奋笔疾书赶着写得分知识点,反而是临时抱佛脚的随便写了点就早早交卷。

        许知喃属于前者,赵茜和林清野属于后者。

        她之前还因为林清野分了会儿神,直到那排座位只剩下她才能够真正精心做题。

        “还有最后五分钟啊,没做完的同学抓紧时间。”监考老师提醒道。

        许知喃检查完卷子,整理好东西交了试卷便走出考场。

        手机一开机就有个未接来电跳出来。

        顾从望打来的。

        许知喃一手书包,一手水杯,两根手指夹着手机。

        她把水杯拧紧了放进书包,背上后打算给他回拨过去时顾从望也正好再次打电话过来。

        她划开,还没喂出声,手腕就被一只手拽住,猝不及防下就直接被拽进了隔壁的空教室。

        也不是空教室。

        有人。

        林清野。

        就是他把她拽进来的。

        教室里拉着窗帘,浅蓝色,在阳光映照下整个房间都显得泛蓝。

        许知喃张了张嘴,刚要出声,又想起自己刚刚接通了顾从望的电话,他在手机那头喊:“喂喂喂?听到没阿喃?”

        林清野嗤笑一声,轻松从她手机抽出手机,扫了眼上面的来电显示。

        “你还我。”许知喃压低声音,伸手去抢。

        林清野抬高手臂,举过头顶。

        许知喃蹦了几下也够不着,反倒跌到他身上,他倒是顺水推舟,手臂轻轻圈过她细腰。

        人也顺势往后坐在椅子上,许知喃跟着坐在他腿上。

        还是在教室里,许知喃整条脊背瞬间就僵硬了。

        那姿势也很奇怪,林清野长臂圈过来,连带手臂也被禁锢住,而后他将手机放到面前桌上。

        在她耳边低声道:“许知喃。”

        林清野很少这么连名带姓的叫她。

        他恣意又狂妄,对很多人的喜欢都漫不经心,可也能够轻而易举将亲昵做到恰当,比如他一直都叫她“阿喃”。

        “我发现你现在越来越能了啊。”他悠悠道。

        许知喃脸通红,脖子都觉得发烫,用力挣扎几下却已经挣扎不开。

        偏偏手机还通着,就放在面前的桌上,顾从望的声音隐约传出来:“许知喃!你干嘛呢!你那边什么声音啊?”

        许知喃脑袋都嗡嗡叫,还必须得压着声音:“林清野,你先松开我。”

        “哟。”他笑了声,勾起嘴角,痞里痞气的,“现在连哥都不叫了啊。”

        “……”

        许知喃受不了,“你能不能讲道理呀。”

        他一只手禁锢她,另一只手食指在桌上敲了敲,问得直白又过于自信:“这人谁啊。”

        “我朋友。”

        很不给面子的,许知喃话音刚落,他就轻嗤了声,很不屑。

        整幢教学楼响起上课铃声,许知喃条件反射就要起身,又被重新拽回去,她就背对着林清野坐在他腿上。

        随即,肩膀上一重,林清野下巴抵在她肩上。

        “这教室这节没课,我刚才把门都锁了。”他声音有点沉。

        可从门窗看进来还是能看到啊。

        许知喃越想越急。

        说来也奇怪,他们这关系明明是林清野占主导,可总心惊胆战怕被人看到的却是她。

        大概是居高临下者更加随意自由。

        顾从望显然是听出来不对劲,也不挂电话,依旧在那喊:“你搞什么鬼呢,旁边那人对你说什么呢,不会是被骚扰了吧,你现在在哪?”

        许知喃用力想把手抽出来:“你让我跟他说一句呀。”

        林清野懒洋洋地往后倚着,歪了下头:“声音这么小,说什么呢。”

        “……”

        许知喃没法,只能跟着往后靠,偏头在他耳边又重复了遍。

        林清野笑了声,终于松手。

        许知喃立马拿起手机,放到耳边:“喂?”

        顾从望都没反应过来,愣了好几秒才低骂了句:“刚才什么情况啊?怎么有个男傻逼的声音?”

        “……没什么,路上遇到一个男生。”

        许知喃担心被他听出什么后会告诉她妈妈,只好随口扯了个谎。

        林清野啧了声,抬手捏住她脖子,按了按。

        刚才埋头写了这么久的试卷,许知喃还有刺青师的职业病,他这一捏脖颈就酸疼的让她倒抽了口气,“嘶”一声。

        顾从望听到:“又怎么了?”

        一个“又”字,摆明他压根不信她刚才的话。

        林清野手臂一伸,再次拿走她手机,直接挂断。

        许知喃这会儿是真被他弄的有些恼了,细眉蹙起,扭头刚要质问,而后下巴被钳住。

        他头一低,直接吻住她。

        她一瞬间忘了自己刚才想要说什么。

        喜欢一个人就是这么奇怪。

        明明之前在他公寓不欢而散,明明这么多天都没有联络,明明刚才被他捉弄的窝火,可现在,许知喃却又一点脾气都没有了。

        难过是他给的,可开心也是他给的。

        “哪个教室啊!这都上课好几分钟了!”

        “c区c区!走错区了。”

        外面走廊忽然响起声音。

        许知喃迷瞪回神,又要躲,被林清野环过腿弯,改成侧坐在他腿上,随即更重的捏住她下巴抬起来。

        外面的脚步声近了又远。

        林清野贴着她的唇,闷着笑了声,而后才直起身,笑眼看她通红的脸。

        手机再次响起,还是顾从望的。

        不用说,顾少爷被挂了电话,肯定是要发飙了。

        林清野视线从她脸上再次移到手机上,许知喃怕他又乱来,忙抢过手机直接背到身后。

        而随着这个动作她不自觉挺胸。

        许知喃脸的确长得纯,漂亮精致,没有一丝阴霾,柔和软糯,可身材也不输,只是她平常不穿显身材的衣服,倒也不显眼。

        不过林清野却是清楚的。

        他看着她动作,食指挑了挑她下巴,漫不经心道:“这一天天的,桃花不断啊?”


  (https://www.biqukk.cc/11705_11705398/2104300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k.cc。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kk.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