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狂恋你 > 第13章 第13章

第13章 第13章


跟许知喃告白过的男生很多,秦棠是其中一个。

        之所以这么印象深刻是因为那一段被追求的经历对许知喃而言不算愉快。

        她性子静也软,像范历那样追到刺青店说要将她名字纹在身上已经很过,而秦棠更夸张。

        那时候还是高中,许知喃在堰城一中读书,秦棠不是一中的,许知喃也没刻意去了解过他是哪个学校。

        秦棠的追求可以说是骚扰。

        每回下课放学回家,秦棠就在校门口等她,许知喃不搭理,他也不需要许知喃搭理,就一路跟着她,像个痞子似的跟她搭话。

        到后来许知喃受不了,终于是恼了。

        那天放学,她手里还拿着一张市级作文获奖证书,准备回家时再次在校门口看到秦棠。

        他蹬着辆自行车,叼着支烟等她。

        许知喃身边同学都已经认识他了,笑闹着走开,许知喃没理,直接往回家方向走。

        “诶,许同学,没看到我?”秦棠骑着自行车到她旁边。

        许知喃脚步加快他也加快,放慢他也放慢,不紧不慢地始终跟着。

        她停下脚步,蹙起眉:“你烦不烦呀,不要再跟着我了!”

        秦棠嬉皮笑脸的:“老子喜欢你,不跟着你怎么跟你见面。”

        “我不会喜欢你这样的人。”

        阳光明晃晃地照下来,许知喃扎着马尾辫,后颈掉下来几撮零散的碎发,五官精致又漂亮,没有一丝阴霾,手上拿着的那本获奖证书上面的字金光闪闪。

        她微仰着下巴,眉间皱着,神色冷淡又疏离,自己没意识到,但在秦棠看来骄傲的像只天鹅,拒人千里,打心底里瞧不起他。

        秦棠看了她一会儿,倏的笑了:“你挺能的啊。”

        许知喃不再理会,她从来没遇到过这样的男生。

        临近期末,不想被他打扰,转身继续往前走,没分给他丝毫多余目光。

        “你别他妈给脸不要脸。”秦棠站在她身后,冲她喊,语气恶劣,“清高个什么劲儿,我倒看你能装到什么时候。”

        许知喃低低骂了句神经病,加快速度走。

        秦棠没有再追上来。

        再往后许知喃也没再见过他了,从那天之后,秦棠就没再纠缠她。

        对于这件事,许知喃的态度就是松了口气,专心准备考试。

        到现在她都几乎已经忘记秦棠长什么样了,只是他语调里的蔫坏不变,勾起她从前的回忆。

        只是,林清野怎么会和秦棠认识。

        以前也从来没有在林清野身边看到过有这号人存在。

        她提着裙摆往后台走,还能听到身后那群人的调侃声。

        而后传来秦棠的声音,玩味又不屑的:“你也忒不讲究,口红都还粘着呢。”

        许知喃脸热,抱起裙摆跑回后台,露出一小段白皙纤细的小腿,像块光滑的羊脂玉。

        林清野收回目光,手背抹过嘴,淡淡哼笑一声。

        搭档女主持见到跑回来的许知喃便问:“怎么样,林清野来了吗?”

        她还在晃神中,没回答。

        那女主持伸手在她眼前挥了挥:“阿喃?”

        “啊。”她回神,“怎么了?”

        “你这是怎么了,可马上就开场了啊。”女主持又重复了遍刚才的问题。

        她点点头:“已经来了,交接过了。”

        “你口红怎么这么淡,刚才吃东西了吗?我再给你补一下。”说罢她便拉着许知喃到化妆台前坐下,重新补上,她示范着抿唇,“你这样一下。”

        许知喃跟着抿唇。

        她的五官化上红唇后依旧不会带任何攻击性,很柔软,但更多的是明媚耀眼,让人移不开眼。

        女主持打了个响指:“完美。不过啊,你怎么出去一趟跟丢魂儿了似的。”

        “我没事。”许知喃按了按太阳穴,整理好主持卡。

        临上场前,她手机震了下,是阮圆圆给她发来的信息,她强打起精神。

        [阮圆圆:我靠!!晚会是不是马上要开始了!!]

        [许知喃:嗯,怎么了?]

        [阮圆圆:范老太婆现在叫我过去弄什么期中那张设计稿,不去就直接让我挂科了我操,你知道林清野那节目大概会在什么时候吗?]

        许知喃手指一顿,又想起刚才的事,总觉得心口发闷。

        [许知喃:他压轴,应该在两小时之后。]

        [阮圆圆:也不知道来不来得及赶过来,范老太婆怎么这么讨厌啊!]

        [阮圆圆:阿喃,要是到时候赶不及你可一定要帮我拦住他啊!!!]

        许知喃不知道该怎么回复,只回了个“你尽快吧”,其他几个主持喊她,许知喃关了手机放进包里,跟着一块儿上台。

        学校对这次晚会很重视,全程拍摄。

        灯光打下来,两男两女四位主持上台,一同致辞。

        “诶,那个是不是许知喃啊?”底下同学伸长脖子。

        “是啊,你没听说吗,早就说了这回主持团里有许知喃了呀。”

        “她也太好看了吧,我之前还觉得她那样的脸,素颜会比化妆好看,现在一看,我靠太绝了。”

        ……

        底下议论声窸窸窣窣。

        许知喃之前已经将稿子背的很熟,尽管心里有些乱,倒也没出丝毫差错。

        她余光里就能看见林清野。

        他没有跟大家一块儿入座,就在旁边站着,他那群朋友都在周围,笑闹着说话,随心又轻慢。

        她又想起秦棠那句“你也忒不讲究,口红都还粘着呢”,心尖儿一跳,看过去,想看看他已经擦干净没。

        可刺眼的灯光从头顶铺散下来,空气中漂浮着的浮尘都看得见,却看不见暗处的细节。

        林清野注意到她视线,跟着直视过来,懒洋洋抬了下手臂,跟她打招呼。

        许知喃黑睫一颤,心里的沉闷散去些,垂眸看眼主持卡,介绍第一项流程。

        先前就彩排过好几回,另三位主持都是播音专业佼佼者,整场晚会下来都很顺畅。

        只不过到后期观众的热情就有些被消磨殆尽了,不再看节目,开始拉着身边的朋友自拍,毕竟马上就要毕业各奔东西了。

        到最后一个节目。

        许知喃给阮圆圆发了消息便上台,她负责报幕,说完介绍词后大家就已经猜到了是林清野,热情再次被点燃。

        “接下来,有请音乐系大四毕业生林清野带来的表演。”

        底下鼓掌尖叫混了一起。

        跟刚才那样完全不同。

        林清野便踩着这些欢呼声中上台,工作人员拿着立式麦架和键盘固定。

        和之前拍的那个视频不同,似乎是临时决定改的,没用吉他,改了键盘。

        林清野会很多乐器,都能拿的出手,几乎可以说一个人就有组一个乐队的实力。

        他手指修长,轻轻搭在键盘上,连着按了三个键弹出一段旋律,轻而易举地掌控住全场的目光。

        乐点由轻至重,林清野额前的碎发落下来,在斑驳的灯光下染上色彩。

        那首歌也被改编过,跟上回录视频时听到的不一样。

        加了摇滚元素,许知喃不知道是之前就准备过的还是即兴。

        “我们运气还挺好的。”另一个女主持和许知喃站在侧台近距离看林清野表演。

        低声说,“说不定这是最后一场能免费看的林清野的演出了,听说这边一结束马上就要去录节目了。”

        他这个表演是时间最短的,只有一首歌的时间。

        许知喃没法再去后台拿手机看阮圆圆到底有没有来了。

        一曲结束,底下自发齐声喊着林清野的名字。

        他总这样调动人心的能力。

        他穿着件白衬衫,一半被随意塞进裤腰里,在灯光下显出轮廓落拓的宽肩窄腰,而后他微喘着抬眼,似笑非笑的,顽劣痞气,嘴唇重新贴近麦架。

        他嗓音低哑,懒洋洋道:“毕业快乐。”

        尖叫掀翻天。

        几乎都能预见一会儿的学校论坛里会是怎样的盛况。

        由林清野带来的氛围一直到主持人们宣布晚会结束都没消散。

        许知喃回了后台,换回自己的衣服,负责老师拍着手走过来:“这次晚会圆满结束!辛苦大家啦!”

        她给每人都拿了瓶矿泉水。

        许知喃接过,道声谢。

        “阿喃,你不卸妆啊!”朋友叫住她。

        “我回寝室卸了,先走啦。”

        许知喃将东西囫囵塞进书包,刚要走又跑回来,“依依,我现在的妆好看吗?”

        “你有什么不好看的时候吗?我这妆叫越夜越美丽,你现在好看炸了好吧!”依依眨了眨眼,狐疑问,“你很奇怪诶,交男朋友啦?”

        许知喃笑笑,跟她摆手:“我先回去啦。”

        她想着刚才林清野在台上光芒万丈的样子,就忍不住想见他。

        大家已经都陆续离场,馆厅内除了几个工作人员已经没其他人了。

        许知喃拧开矿泉水瓶喝了口,说了一晚上她喉咙也有些疼。

        从侧廊走出去。

        “你够可以的啊野哥,我看她现在看你眼神都带光,服,我是真服。”秦棠的声音隔墙传来。

        许知喃一顿,停了脚步,莫名没走出去。

        林清野弹了弹烟灰,看他一眼,轻描淡写:“说话注意点。”

        他在高中时就见过许知喃,比许知喃见到他要更早。

        他和秦棠一个高中,都是七中的,后来有一次周末他们一群人从网吧出来,见到在奶茶店排队的许知喃。

        秦棠撞撞他肩膀,抬了下眉,示意对面方向:“诶,那个妞,够纯的啊。”

        林清野看过去,勾唇,不置评价。

        “有点意思,要不去问问联系方式?”

        林清野嗤声,很不屑:“这样的能看上你?”

        “我怎么了!我怎么了!”秦棠拱他一拳,“你可别自己身边多些花蝴蝶就瞧不起我,我这脸也不差的好吧。”

        “不是。”林清野轻眯了下眼,看着阳光下的许知喃,“这女的太傲,不会给你联系方式。”

        “傲?”

        秦棠又认认真真打量一番,丝毫没从她身上看出来一点傲气,反而柔软又乖顺,看得心都痒了,“这不挺乖。”

        林清野轻蔑道:“那你追。”

        秦棠不信邪,后来托人了解了下,知道她是一中校花,当即开始追求。

        只不过没一段时间后,他就深切体会到了林清野所说的“傲”。

        这种傲不是从脸上能看出来的,已经从骨子里浸透了,从小到大都是优秀的,成绩优异,性格好,身边朋友也同样。

        她有自己的原则和目标,根深蒂固,没法理解像秦棠这样的混混,不屑,更不愿有交集。

        后来秦棠真切体会到林清野说的“傲”就放弃了,虽然没表现出来什么,但的确还真是受伤了一阵子的。

        后来,林清野破例被招进了平川大学。

        再一年,许知喃也考上了平川大学。

        当然,这件事秦棠是不知道的,自从他那点本来就没多少的自尊心都快被许知喃碾成渣渣后,他就没再多关注了。

        直到偶然间在林清野驻唱酒吧再次见到许知喃。

        她没再穿着那件中规中矩宽大的高中校服,只穿了件普通的连衣裙。

        秦棠被林清野带的,即便这样也能立马感受到许知喃的傲。

        确切的说,她周围那些平川大学的同学都挺傲的,毕竟是名校,都多少有些优越感。

        他们自己没表现出来,其他人却能感受到。

        秦棠晃着手中酒杯:“野哥,看那边。”

        “怎么?”

        秦棠:“许知喃啊,那个一中校花,你不记得了?”

        林清野灌了口酒:“现在是平大校花。”

        “……你俩变校友了啊?”秦棠扁扁嘴,半醉,“诶,兄弟,打个赌你信不信,你别看这儿这么多姑娘都在偷看你,你要碰上那种清高自傲的,也没用!”

        林清野靠着沙发,一只腿踩着茶几,咬着烟,火光照亮瞳孔,打量另一桌的许知喃。

        收拢的眼尾狭长而锋利,像是盯上猎物的野兽。

        闷热的六月,学校侧廊这很多小飞虫。

        秦棠挥挥手拂开,乐呵呵的蹲在墙边:“无往不利啊,你俩在一块多久了,要不是前段时间听胖子说,我都不知道你这就得手了。”

        林清野跟秦棠关系其实不算铁。

        高中时还偶尔一块儿,如今已经很少有联系,今天也只是听说后凑热闹来的。

        见他不理,季烟替他回答:“快三年了吧。”

        “三、三年?!”秦棠愣住,推算了下,“那他妈不是那次酒吧之后就勾搭上了?!”

        林清野向上捋了把头发:“差不多。”

        许知喃和他们一墙之隔,听清楚他们说的话。

        她整个人都怔住,思绪却异常清晰,她莫名就无比确定秦棠口中的“那次酒吧”是哪一次。

        大一社团活动,大家一起去“野”,她在那第一次见到林清野。

        外面那群人聊起这件事像家常便饭。

        许知喃忽然明白了。

        为什么林清野去参加节目却没有跟她讲过。

        为什么他能这样来去自如。

        为什么他乐队的其他人可以在她旁边就毫无顾忌地聊起其他女生。

        因为林清野不重视她,所以他朋友也压根不重视她。

        其实她早就明白了,所以小心翼翼的瞒着身边朋友自己和林清野的关系,不肯让她们知道。

        为林清野的吻高兴,为林清野一句意味不明的“想你了啊”高兴,也为十四随口的一句“嫂子”高兴。

        可别人看她却像个小丑。

        许知喃捏着矿泉水瓶的手指发抖,紧咬牙关,牵扯着下颚,一跳一跳的钝痛。

        秦棠暧昧打趣道:“三年,那肯定都睡过了吧?”

        这语气弄的季烟也忍不住皱眉。

        这几年没见,这秦棠还真是越来越浑了,还蠢,不会看人脸色。

        林清野冷下脸,周身气场都冷,周围人看着他反应,不敢造次也不敢玩笑,生怕他发火。

        这林清野平时虽然看着只是性格冷淡些,脾气不差,但真要发起火来,没人敢拦。

        如今随着节目热度再次引起关注的那段他高中时候打人的视频就是例子。

        可还没等到他说话,许知喃便从侧门走出来。

        众人寂了寂。

        林清野靠在墙上,抬眸。

        她眼底都被各种愤怒委屈的情绪烧得通红,走到林清野面前,笔直看着他,然后将手里的矿泉水泼到他脸上。

        黑发被打湿,睫毛上也挂着水珠,顺着眉骨鼻梁滑下来,最后聚在瘦削的下巴上,一滴一滴地砸在地上。

        他脸色更加沉,唇线紧闭,眼眸漆黑。

        许知喃看着他,外露的情绪重新收进去,面无表情道:“林清野,你就是个混蛋。”


  (https://www.biqukk.cc/11705_11705398/2104288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k.cc。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kk.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