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冤种男主的妹妹 > 第5章 第5章

第5章 第5章


但是总的来说,谢清澍仍旧吃的很少。

        棉棉见到哥哥吃那么少,黑葡萄一样的漂亮眼睛,盯了哥哥好一会儿,这才开口问。

        “哥哥,为什么你吃那么少啊?大黄都比你吃的多。”

        大黄?

        谢清澍记忆不错,他记得大黄是谁。

        是棉棉养的小狗。

        她竟然拿狗跟他相提并论。

        谢清澍表情不禁有些难看,没好气地道:“你吃自己的,别拿我跟狗比。”

        棉棉听到谢清澍不善的语气。有点儿委屈:“大黄跟别的狗不一样,是我的小伙伴。”

        “那还不是狗?”

        棉棉:“我只是说你吃的少,你应该像我一样,多吃点。”

        说着,一大勺子的饭,就被棉棉塞进了嘴巴里。

        谢清澍看着她吃的香的样子,在心里默念,他快三十岁的人了,不要跟小屁孩置气,

        然而仍旧负气一般,夹起一大筷子的菜。

        棉棉看到哥哥夹菜夹多了,嘴巴一咧,露出了大大的笑容,也低头吃饭,不再多说。

        小豆丁这顿饭吃得还蛮香的,吃完了,坐在沙发看电视的时候,还有点儿……撑。

        谢清澍跟妹妹生气,也多吃了一些饭菜,只不过他向来吃的少,所以也没多吃了的感觉。

        等他从餐厅出来,就见到那个小家伙,正瘫在沙发。摸着小肚子,一副撑得不想动的样子。

        还打了嗝。

        好像是十年没吃过饭一样。

        然而想到这里,谢清澍整个人都沉默住了。

        虽然她没有十年没吃过饭吧,但是吃不饱饭却是真的。

        他虽然这次没跟着一起去,但以前的记忆,以及从杜伯的话里,他还是知道的,这丫头这段时间,都是饥一顿饱一顿的。

        舅姥姥那一辈人是节俭惯了的,她还在的时候,棉棉虽然能吃饱,但是饮食也是单调得很,穷苦了大半辈子的老人,虽然生活水平上去了,但是观念里仍旧是顿顿有肉吃,便已经是好生活了。

        而舅姥爷腿脚不便,说话也不便,这几天没人管顾,带着棉棉,也不知道她是怎么过的。

        “嗝。”棉棉躺在沙发上,喉咙里吐出了一个声,同时,也打断了少年的思绪,

        谢清澍看过去,就见到她摸了摸自己的小肚子,动作带着稚气。

        小豆丁窝在沙发里,小小的一团,正嘟着小嘴盯着自己圆滚滚的宛若西瓜的肚子,腮帮子鼓着,过了一会儿,她拍了拍自己的肚子,轻轻叹气。

        下一顿肯定不吃那么多了。

        “你吃那么多干嘛?”正郁闷时,身后突然响起了少年的声音。

        棉棉回头,就见到大哥正没好气地盯着自己。

        小姑娘鼓了鼓腮,想要解释,最后却声音软绵绵的回答。

        “那我下次不吃那么多了。”

        “可是饭菜太好吃了哎~”

        就跟棉棉理解不了谢清澍为什么吃那么少一样,谢清澍也没办法理解,那些口味一般的饭菜,为什么她能够吃得那么香。

        当然,谢清澍无论去哪里吃,饭菜对他来说,口味都一般。

        上辈子活到快三十岁,他从来没喜欢过吃饭这玩意。倒是酒水,他还能尝出几分滋味来。

        他望着小姑娘一副回味无穷,要是还能继续干饭说不定得再多干几碗的小模样,无语地走开了。

        只是上楼后,语气冷冰冰地吩咐杜伯:“你去给她拿点健胃消食片,别等会儿肚子疼。”

        少年语气表情都没什么温情可言,可做出的行为,却带着暖。

        杜伯笑眯眯地磕着少爷新表现出来的傲娇哥哥的人设,一边去给棉棉拿药。

        走到了专门放药箱的房间,这才想起来,家里并没有给小朋友吃的健胃消食片。

        杜伯连忙让人买。

        等买回来,吃得太撑的棉棉已经无心看电视了,只觉得肚子里一直有什么咕噜咕噜地叫着。

        她难受的有气无力。

        杜伯见到小姑娘脸蛋都皱成小包子了,连忙把消食片给她喂了下去。

        给她喂水的时候,杜伯笑呵呵地道:“棉棉啊,来,这是哥哥让人给你买的,你快点吃,吃完就好受了。下次吃东西不要吃那么多,家里想吃什么都有,不要急,一顿是吃不完的。”

        杜伯伯想要让兄妹两关系融洽,所以特意跟棉棉说了这是谢清澍买的。

        药片是香橙味的,味道并不难吃。但因为棉棉肚子里难受,所以面色看起来也并不好。听到杜伯的话,小团子乖乖受教,声音低的跟小蚊子一样。

        “知道了,杜伯伯,我再也不敢了。”

        消食片吃下去,大概半小时后,棉棉终于好受了些。

        肚子舒服了,小姑娘就又生龙活虎起来。

        见到一旁的遥控飞机,棉棉知道是给自己的,立马就拆开,在客厅里玩。

        她之前的玩具少的可怜,朋友也没几个。

        第一次玩遥控飞机,

        不会玩。

        奈奈只能对着玩具飞机发愁。

        好不容易才终于弄明白了遥控器怎么用,小姑娘就操控着遥控器,让遥控飞机在客厅里边乱飞。

        白色的遥控飞机,好像是没有刹车一样,在客厅里面横冲直撞。哐当哐当的声音,在客厅里边极为响亮。

        谢清澍在楼上听到了碰撞的声音就从房间里出来,接着就从楼上看下来。

        看到棉棉操控着她的玩具飞机在客厅飞来飞去,弄出框框框的声音。

        谢清澍都不忍直视,只觉得,她笨的可以。

        遥控器那么容易的东西?她竟然不会!

        当然是不仅不会。

        她还架着遥控器,让飞机四处乱窜,继续哐哐哐,飞机撞到了玻璃花瓶后面的墙角,最后塌了一只翅膀,从墙角处落了下来。

        “嘭”地一下子,落在玻璃花瓶上。

        幸好玻璃花瓶质量够好,不然一起陪葬了。

        飞机卡在玻璃花瓶上种着的兰花上。

        花瓶的位置有点儿高,棉棉丢下遥控器,小跑过去,想要伸手去够,却够不着……

        杜伯伯不知道去哪里了,小姑娘也没看到其他人。她只能在原地抓耳挠腮,想办法把飞机拿下来。

        “哪里有椅子?”

        盯了飞机一会儿,棉棉这才发现,自己的飞机竟然把兰花的叶子给弄坏了,本来好端端的叶子现在被撕裂了一个口子。

        虽然棉棉的头脑简单,但是她用她四岁的脑瓜子可以想得出来,这盆花,应该挺贵的。

        要是让哥哥知道,她会不会生气啊?

        棉棉有些做贼心虚,生怕会有人来,她连忙脚底抹油,就去一楼的房间,想要搬凳子出来,把那飞机给取下来。

        然而她刚刚把椅子从其中一个房间搬出来,就见到本来应该在楼上房间里的哥哥,一手正拿着她的飞机。

        小姑娘露出惊恐的眼神,赶紧把重重的椅子放下来,就呐呐对着谢清澍张嘴:“哥哥……”

        棉棉抠着小手指,声音弱弱:“那花花,叶子坏了。”

        谢清澍看着小姑娘胆怯的样子,手里拿着她的玩具,面无表情:“那花一盆二百五十万。”

        棉棉对数字没概念,但百对于她来说,已经是很贵了。

        她可是一分钱都没有。

        看着谢清澍,她腰背挺直,手背在身后,一副我一毛钱都拿不出的豁出去的样子。

        可声音,莫名的,有点儿颤抖。

        “我我我……我没有……钱”

        有本事你把我卖了。

        这是她的亲哥哥,应该不会把她卖了吧?

        棉棉不确定。

        可是她应该是没人要的,毕竟舅姥爷家的两个表叔叔,都没人愿意养她。

        小豆丁看起来畏畏缩缩,却有带着一副“我没钱你能拿我怎么办”的样子,逗笑了谢清澍。

        他把坏了翅膀的遥控飞机拿在手里,笑着问棉棉。

        “你怎么那么笨,玩个飞机都不会。”

        棉棉一双小脚并在一起。

        她看着粉黄色小鞋子上边的红色草莓果果,低着头,声音很低地反驳:“棉棉才不笨呢,棉棉没玩过。”

        杜伯刚好从门口进来,听到谢清澍的话,立马就奔进来。语气带了点儿小斥责,看着谢清澍,道:“少爷,你怎么能说棉棉笨呢?棉棉才四岁,你都十五岁了,等棉棉十五岁,说不定比你还聪明呢。”

        杜伯一来,棉棉立马就顺杆往上爬,小脑袋点的跟小鸡啄米一样,。

        “对对对,棉棉十五岁了,肯定比哥哥聪明。”

        至于啥时候十五岁,棉棉没概念。

        不过十五应该比十一大了,她十一岁的时候,都那么聪明了。还把女主给赶跑了,十五岁肯定更聪明。

        嘿嘿嘿……

        谢清澍:“……”

        他看了杜伯一眼,又看了这傻妹妹一眼。嘴角轻扯:“既然聪明,那么你的飞机,就自己修吧。”

        把飞机放到一旁,谢清澍转头就要上楼。

        哪里想到,才走几步,衣服就被扯住了。

        谢清澍回头看去,就看到棉棉小不点,睁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眨巴眨巴地看着谢清澍:“哥哥,你会修飞机是吗?你帮我把我的飞机修好吧!”

        谢清澍:“……”

        他想拒绝,可是棉棉眼里的恳求,看起来太可怜了。而且,心里有个声音在告诉他。

        她才四岁,他作为一个拥有二十多岁灵魂的成年人,还是不要跟她计较那么多吧,实在是太幼稚了。

        最后谢清澍鬼使神差地答应了。

        谢清澍自认性格不够好。

        但是动手能力还是不错的,何况,这只是坏了一个翅膀罢了。

        谢清澍把左边机翼的螺丝给卸下来,把备用的给装上去,重新安上螺丝,就好了。

        他拿着螺丝刀动手的时候,小姑娘坐在旁边,一双黑葡萄一样漂亮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

        等装好后,谢清澍把遥控飞机丢给她,语气一如既往的清淡。

        “好了。”

        接到修好的玩具飞机的时候,棉棉看着谢清澍的目光,都带着星星眼。

        “哥哥你好厉害喔。”小豆丁的眼神充满了崇拜。

        谢清澍想起棉棉刚才说的那句,十五岁会比他聪明。

        他略略沉眸后,伸手摸了摸自家小妹妹的头,问道:“那哥哥是不是比你厉害?”

        棉棉正沉浸在飞机修好的兴奋中,自然满口答应:“是。”

        “真是个小傻瓜。”谢清澍笑着摸了摸棉棉头上那两个可爱的小揪揪,语气带着轻嗤。

        飞机给她修好了,谢清澍准备上楼去了。

        然而刚转身,小姑娘立马就又抓住他的衣角,眼巴巴地看着她,举着玩具飞机,语气带着请求。

        “哥哥……我还不会开飞机,你会不会呀?”

        “真是个笨蛋。”谢清澍拿过遥控器,就开始教她怎么玩。

        棉棉不在意哥哥说自己是笨蛋,她的目的只有一个,让飞机飞起来。

        她认真地盯着谢清澍教她怎么玩玩具飞机,等差不多觉得自己会了,就伸手朝他要遥控器。

        “哥哥,你把遥控器给我,我试试。”

        谢清澍把遥控器给了棉棉。

        棉棉小朋友领悟力还算强,学着谢清澍控制遥控器,飞机在空中七拐八拐后,终于学会稳稳当当的飞了。

        见到飞机可以飞了,棉棉这才愉悦地问杜伯:“杜伯伯,棉棉是不是很聪明?已经会让遥控器飞起来了。”

        杜伯点点头,语气慈爱有加:“对,棉棉聪明。”

        棉棉:“嘿嘿嘿……所以我才不是小笨蛋呢。”

        谢清澍:……很好,等他给她做完事后,她才反驳他刚才的话。

        果然是个大聪明。


  (https://www.biqukk.cc/11704_11704709/1921027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k.cc。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kk.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