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开局我怒休渣男 > 第五十四章 抄家

第五十四章 抄家


  

“你不知?”皇上一副听了天大笑话一般,嗤笑一声,“你不知这个玉佩上为何写着你的名字!”

晋王脸色一僵,迟疑的拿起地上的玉佩,在看到晋这个字时,表情瞬间难看,跪地求饶,“父皇这是儿臣前段时间丢失的玉佩,怎么会在父皇的手中!”

他立刻意识到这是自己派出去的人,干的蠢事!

晋王的脑海中闪过今日发生的事情。

“你怎么会这么狼狈?”他看着自己的手下脸色难看,一种不好的预感悬挂在心头。

“王爷不好了,我们的计划被人发现了,我是被那个男人故意留一条命的,他说让我警告王爷不要做多余的事情,否则他就不只是杀几个人那么简单。”

“没用的废物,不过是一句威胁,就把你吓成这个样子!”晋王眼神中多了几分意味深长,不相信自己处心积虑计划这么长时间的事情,会被人拆穿。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大理寺立刻派人将兵符送来。

晋王这才意识到自己做的事情被人发现了,正当他思索对策的时候,就被皇上叫到了皇宫。

他微微握拳,恶狠狠的瞪了一眼长邑王,真是没想到他的手里居然会掌握他的玉佩这么重要的证据。

长邑王打了个寒战,小声嘀咕:“眼神还真是可怕。”

他压了压心头的胆怯,咳嗽两声:“晋王,这玉佩你推脱不了,是我在城北和人交手的时候,从黑衣人的身上掉落。”

晋王扭头,目光阴冷,“那也没有理由证明就是我的,更何况这玉佩在前些日子就丢了,依我看,就是有人蓄意栽赃本王,趁机为摄政王开脱!”

“长邑王和摄政王关系如此之好,保不齐就是你故意栽赃与我。”

长邑王握紧手中的折扇,不可置信的看着晋王。

他简直是疯了居然当着父皇的面开始挑拨离间!

“你!”长邑王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是好,突然他的视线落到了大理寺卿的身上,唇角微微上扬。“晋王怕不是忘了最重要的一件事。”

晋王见他胸有成竹,心下有些慌乱,“是什么,反正不管是什么都是你想要栽赃我罢了!”

他索性将所有的脏水都泼到了长邑王的身上。

皇上看着晋王丑恶的嘴脸,忍不住摇头叹气,他怎么都没想到自己宠爱已久孩子,居然心这么黑!

“栽赃陷害?”长邑王笑出声,“我可承担不起如此大的帽子,摄政王妃曾经亲手将兵符交给大理寺卿,口口声声说是从你的府上找到,如今证据不翼而飞,明眼人都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说着他就拍了拍手,大理寺少卿走了进来,当初皇上找他去调查这件事,为的就是防止有人跟大理寺勾结。

那日摄政王妃找到大理寺卿时候的场景被他看的清清楚楚。

他就是本案最有力的证人。

“皇上,长邑王所言为真,臣的确看到了这一切,大理寺卿故意隐瞒本案的证据,为的就是包庇晋王。”

“现在你还想继续狡辩吗?”皇上眼神失望的看着晋王,咬牙切齿的质问。

一到晴天霹雳打在了晋王的身上,他脸色极其难看,还想在说些什么可面对父皇失望的眼神。

他的嘴巴就像是被糊住了一般。

“父皇,父皇……”只是不断的呢喃的叫着。

“你不要叫朕父皇,朕没有你这样心狠手辣的儿子,晋王屠杀百姓,蓄意栽赃摄政王,毁掉摄政王的婚事,桩桩件件都是死罪,大理寺调查罪行和功劳后再做定夺,即可关押!”

“父皇饶命啊,儿臣真的是被冤枉的!”晋王被拖下去时,还不忘求饶。

长邑王见状,嘴角勾起一抹讽刺的微笑,现在求饶晚了。

不过,这件事可不是只有一个人有罪。

长邑王看向跪地颤颤巍巍的大理寺卿,眼神中充斥着冷漠,“父皇,大理寺卿故意阻挠办案进度和晋王串通一气,该如何处置?”

“即可斩杀。”皇上的眼神中没有夹杂半分的情感神态冷冽,开口吩咐。

随后拂袖而去。

只留下求饶的大理寺卿,还有看笑话的长邑王。

事情很快就被大理寺调查清楚,晋王派人假装摄政王的手下去屠杀百姓是真,勾结大理寺卿想要毁尸灭迹是真。

但念在前年水患治理有功,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发配边疆,永世不得回京,抄没家产充盈国库。

沈清莹看着四处逃窜的家丁,神态慌张,她才不要到边疆那种鸟不拉屎的地方。

她快速的搜刮了一部分银子,连夜跑路。

可是很明显沈清莹低估了皇上的怒意,皇上吩咐,决不允许任何人逃走。

淅淅沥沥的小雨拍打在沈清莹的身上,她却不知疲倦的逃跑,一路跑到了城西。

身后的追兵近在咫尺,眼瞧着自己走投无路,正准备认命的沈清莹注意到一个商队,她立刻跑了过去。

“救救我,求求你救救我。”沈清莹的眼神中充满了恐惧,抓住了坐在马上男人的腿,跪地求饶。

此刻的她眼里没有任何的尊严。

男人见她如此狼狈,并不想理会,可是在看到她那双眼睛时,一瞬间像是看到了很多年前的自己。

他的眼神中闪过一丝不忍,握拳将沈清莹拉了上来,“我可以救你一命,不过你要答应我,此生都要听从我的命令。”

沈清莹已经顾不得自己是不是从狼窝入虎穴拼了命的点头。

“站住你们要去哪里?”士兵拦住了他们的去路,目光阴狠的注视着他们。

“我们是商队,现在出城做生意,不知道大爷有什么事情吗?”男人很自然的从怀里掏出银子递给士兵。

“我们在追一个女人,你们可有看到?”士兵心满意足的掂量着手中的银子,嘴角勾起一抹微笑,扬声说着。

男人摇头,“不好意思,这下雨天我们赶路比较急,就没有注意行人。”

他的眼神意味深长的落到了后面的货物中,唇角微微上扬。

看样子这个女人的身份不一般。 


  (https://www.biqukk.cc/11704_11704465/3087488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k.cc。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kk.cc